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大伟 > 租房的春天来了?

租房的春天来了?

夏天到了,天气也热了,本来不打算码字的,改改一篇好玩的。
 
中国楼市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大家都忙着买房,开发商只要把地基盖到“正负零”,在售楼部摆个模型,就可以大张旗鼓的卖房了。房产销售基本都是美女,白衣短裙,笑脸相迎——这是几年前的事,现在楼市火爆,几乎不用售楼小姐,一开盘都是日光;倘要好些的楼层,就要托关系,或者加价。如果一口气买好几套,也许能稍稍打点折。但这些顾客,多是山西、东北人,大抵没以前阔绰了。
 
前几年各地煤炭降价市场不好,炒房的基本断了资金来源,不见他们的影子,已经好多年了,不过他们之前买的房子很多到是出租出去了。
 
我从大学毕业起,便在绿中介公司做二手房销售。经理说我样子太傻,怕侍候不了有钱的主顾,就调到租赁组。这几年看过很多租房半年就买房的,也看过租的房子越来越小的主顾,整体看租房的人的确越来越苦逼,因为能买得起房的人越来越少。
 
租赁客户相比买卖客户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弄清楚有没有隔断、房主人品如何、装修有没有污染、合同到期会不会涨租金,合租的邻居会不会打呼噜。
 
在这斤斤计较下,想和他们交流也很为难,最后找到合适房子的总不是他们。
 
所以过了几天,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荐头的情面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自如友家这一种高级群租房的职务了。
 
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领导们天天要业绩,租房的客户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孔乙己到来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 
孔乙己是常来看买房而最后总是租房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脸色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穿的虽然是西装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“租房代表未来新兴人类生活方式、国家鼓励租房、未来中国租房的人将占40%”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
孔乙己一到门店,所有看地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孔乙己,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租房,通州副CBD的,要有独立卫生间。”便掏出2000。
 
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被小三挠了!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给小三下跪,挺着挨挠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挨挠不能算可耻……挨挠!……敢来租自如的人,能算可耻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买房月供超过租金”,什么“房价要跌”“让租房成为一种高格局的生活方式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门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 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孔乙己08年原来在四环内有套小两居,在上一轮楼市调控中,看到房价在跌,卖了房子租房,打算等跌多了买套三居。结果这几年原来1万多的地方,已经卖6万了,而卖房得到了100万存在银行变成了120万。做首付都已经不可能了。原来的女朋友,自然就嫌弃他,结局就是跟他一刀两断。
 
孔乙己没有法,只好天天来看地,希望有一天捡个漏,房价能让他承受得起。但他在门店里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经常帮着别的顾客分析群租房的好坏,从不故意看他们受忽悠而暗自讥笑。有了好房源,也主动跟别人介绍。
 
孔乙己私下一直有个疑问:为什么天天说租房好的人都买了房,这个逻辑也就成为了永远的逻辑疑问。
 
伟哥点评:
 
鼓励租赁发展,看最有效的办法应该是保证房价不涨,如果谁能保证10年后房价和现在一样,那么租赁市场肯定会火爆上天。(当然,这你也不会相信)
 
现在的各种办法,的确有利于一定程度上稍微帮助点租赁客户。但租户的弱势地位很难有太大改变。
 
现在做租赁的企业只有两个结果,要么亏损,要么走灰色地带赚差价(赚业主的转租差价或者转非住宅产权居住的差价)。
 
都不敢做大,因为认真一算都是违规违法。
 
核心原因其实很简单:都是租售比太低导致的。正规的租赁交易,住宅的年出租回报率也就1%-2%,这已经导致承租方吃不消了。
 
所以现在的租赁企业除个别高端租赁企业外,都是赚的客厅隔断钱。而事实上,这种改变民宅结构的行为是非法的。也损害了其他未出租的业主权利(增加了公共设施使用,提高了楼体荷载)
 
租赁交易双方中,其实最不稳定的反而是租户,房价一直上涨,租户中有积蓄的中高端部分都存钱等待买房。一旦有了购房资格,存够首付就会离开租赁市场。
 
所以租赁市场的现状才有这么多二房东,而很少大房东,因为产权拥有者从资金成本角度看,租赁的收益抵不上资金成本。
推荐 0